乾坤大圣 第三集 第六章 三血!

作者:妖僧花无缺书名:乾坤大圣更新时间:2021/09/25 17:28字数:3726

  

云霄峰,曼陀山庄。

副庄主‘王文远’、‘吴器’二人疾步走出静室,一眼就看到山下火光漫天,照亮苍穹。

王文远脸色铁青难看到极致。

“三叔!三叔!”

“师父!”

巡山总管王贺大步跑来,脸色涨红满头大汗,他来不及给三叔王文远、师父吴器见礼,急忙就道:“有人从西山悬崖爬上来,偷猎菩斯曲蛇。被发现后,又杀死四头大雕,纵火烧山,现在人已经从悬崖逃跑,几位长老正带人在追。”

王贺说完,看到跟前二人脸色,心里早在骂娘!

自他突破淬骨境担任这巡山总管以来,就没有过好事。

三个月前,李、周等十二人在第七花圃离奇失踪,别说凶手,就连李、周等人的下落他们的尸体到现在都还没发现。

毫无进展。

而现在,三个月后,又发生更加恶劣的事件——

竟有人潜入云霄峰中,杀死了数以千计的菩斯曲蛇,杀死了十多个巡山弟子,甚至逃跑时还顺手点了一把火。

屠蛇!

杀人!

烧山!

这太恶劣!

现在山下火势已成,根本无法扑灭。

山中鸟兽惊走,菩斯曲蛇更是烧死、逃散无数。

曼陀山庄数十年积聚,一朝尽丧!

王贺心里痛心里苦,更是心惊惧怕。

“废物!”

“你这个巡山总管就是这么当的?!上万条菩斯曲蛇!被人潜进来屠了上万条菩斯曲蛇才察觉!你是猪吗?!还有这火,那人难道是火神下凡不成?短短时间能放这么大的火?你的人都在吃屎吗?你又在做什么?!”

王文远看着山下火势,简直怒极。见着王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一脚将这个素来看重的侄子踹翻在地,斥骂不停。

按照常理来说,闹得这么严重,的确是王贺这个巡山总管的问题。

被人偷摸潜进云霄峰,这是一过。

被人偷摸杀了上万条菩斯曲蛇才发现,这是第二过。

发现后不但不能没能拿住贼人,反而被贼人放火烧山未能及时扑灭,这是第三过。

其中第一过不算什么。

第二过也勉强可以说是巡山堂那些巡山弟子玩忽职守。

可这第三过再如何也说不过去。

这个时代又没有喷火枪,也没有汽油等等,想烧山并迅速形成规模当真不容易。而山下火势能在这短短时间里蔓延开来,在王文远想来,在正常人想来,定是王贺这个巡山总管倏忽导致。

指不定这王贺一心想着捉拿贼人,对火势火情懈怠,才导致眼下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。

王文远前面有多么看重这个侄子,现在就有多么失望多么心痛多么愤怒。

一旁。

‘书君子’吴器性子更温和,他冲王文远道:“眼下不是追责的时候,得赶紧扑灭山火。照这样蔓延下去,整个云霄峰都逃不过。”

他说着,不等王文远消气,就又道:“现在须得在火势蔓延的方向拔树、犁地,清出一圈空地隔离火域。但是仅凭曼陀山庄数百弟子,还差得远。王兄得去一趟梅家庄跟金乌门,请这两家弟子前来相助。再远些的其他四家来不及,就不用去了。”

梅家庄。

金乌门。

这是跟曼陀山庄一样都是坐落在乌通山的门派,同属于七山盟。七山盟中其他六家就属这两家距离曼陀山庄最近,距离云霄峰最近。云霄峰中山火如若蔓延,最先遭殃的也必定是这两家,因此请他们一同来处理山火是最容易的。

“好!”

“我这就去!”

王文远一听,也定下心神来。

他不敢耽搁,当下纵身远去。

吴器也大步远去,领人去设置隔离带。

山巅堂前,独留下王贺瘫坐在原地,脸色枯败。

……

曼陀山庄,数十里外。

周衍回头望,依旧能看到云霄峰中的跳跃火光,照亮了半边天。

“差不多了!”

他跑的已经够远,于是停下,藏在山中,一边看着远处山火烂漫,一边又从封存术中取出几颗蛇胆。

这一趟,直接死周衍手上的菩斯曲蛇就超过一万五千多条。随后他放火烧山,被山火烧死的菩斯曲蛇怕是数倍于此。

曼陀山庄号称饲养有十万菩斯曲蛇,这一下恐怕不剩多少。

山火蔓延,那十四处花圃也留不下多少。

菩斯曲蛇!

曼陀罗花!

曼陀山庄的根基大半都在这两项上,这一次根基被重创是肯定的。

至于放火烧山会不会伤及无辜,这倒不怕。

曼陀山庄何其霸道?

他们在云霄峰中种花养蛇,附近村寨早就死的死逃的逃,谁也不想整日跟毒蛇为伍。

若不是近旁无人,曼陀山庄也犯不着去跟军头们购买诸如周衍、周显这样的囚犯。

云霄峰周围没有村落,再看看这天色,再过两天约莫就有一次大降雨,火势最多烧光云霄峰再往旁边波及几个山头,不会继续扩大蔓延,无须担忧。

这一次放火烧山,也算不上损人不利己。

损人不假。

利己也是真。

周衍现在封存术中足有四五千斤菩斯曲蛇蛇胆,超过一万五千颗,足够他们几个吃到吐!

菩斯曲蛇据说是西域异种,多出没于庙宇佛寺周围,沾染有慧根佛性。其遍身隐隐发出金光,头顶上生有肉角,行走如风,极难捕捉。

菩斯曲蛇浑身是宝,又以蛇胆最为珍贵。其胆为深紫色,服食后即时精神爽利,气力亦可大增。只是蛇胆有毒,若不能将这毒素消解处理,对身体也会有损害,轻则反应力下降,重则致命。

“试试!”

周衍不怕试试就逝世。

他随手取出两颗蛇胆生火烤熟,几口吃下肚。

片刻后,果然感到有些不适,应该是毒性正在发作。但除了毒素外,周衍没感觉到任何气血增长或是力气提升,也没有精神爽利的感觉。

“看来不能烤。”

“得生吃。”

周衍给自己丢了个治疗术,又取出一颗蛇胆,血淋淋深紫紫怪恶心的。周衍无视恶心,张口吞下。

这一次没有经过火烤,毒性更大,来的也更为猛烈。

周衍只觉半边身体发麻,似乎都难动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