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第1070章 【1069】民国女英雄43(6000+)

作者:云沐晴书名: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更新时间:2021/09/15 13:34字数:6125

  

第1070章【1069】民国女英雄43(6000+)

安怡如今算是稳定下来了,可因为她和伊家之间的龌龊,使得她在村子里的名声更差了。

伊家对外宣称的是她占着伊家烈属的名才有了这房子,房子本身就是伊家的,现在她还给他们也是天经地义的。

本想着俩家因为伊大成的关系,可以更进一步,收她为养女什么的,两家日后合一家,没想到她非但不愿意,还闹得这么难看,果然骨子里带着自私的劲儿。

一次两次还可以,听到的次数多了,好脾气的安怡也不想面对这些流言蜚语,反正房前屋后的地已经收拾好了,她们偶尔回来施肥浇水就行,于是干脆利落的带着孩子住到了县城,为此她还和三个学校进行了商讨换课,将村小的课放在了下午,如此一来,上午上初中,下午吃罢饭直接骑车去村小就行了。

县城的院子里也有空地,墙根儿还能种丝瓜、冬瓜、南瓜等爬墙类的蔬菜,等她过去的时候,姐妹俩早就种上了,院子里是番茄、黄瓜、茄子、辣椒,面积虽然不大,但足够她们这个夏天吃的,最多不够冬天腌制的,届时想办法买一些就行了。

村子里的流言蜚语村委自然也知道,不止一次的喝止过,甚至还拿出红头文件进行警告,可没什么卯用,在正主跟前,安怡这个来历不明的,怎么看怎么来历不正。

虽说有些憋屈,可也总比被伊家人盯上要来的好,一旦被他们给缠上,可绝不是一间房子能搞定的。

她这里挣多少,都得奉献出一大半去补贴,这样的日子,她以前也不是没经历过,所以宁愿不认,宁愿被她们说三道四,她也不愿意惹那麻烦。

现在课程调开了,她回村子里的机会也不多了,每天带带孩子,上上课,来回在路上奔波,晚上再进空间锻炼,积极牛奶,捡捡鸡蛋,这日子不知道有多美呢!

而且住在县城之后,下午下课之后,更加方便她出去做点小生意了,趁着国家还没对投机倒把明确起来,趁着还没有粮票等各种票据的限制,多卖点钱,多攒点本儿,可比去应对伊家人方便多了。

两个孩子白天就在空间里玩儿,对姐俩说的是送到托班了,反正她们吃过晌午饭就走,也不会在这上面深究,等到了周末,孩子自然被她放出来。

5月底的一天,她卖完鸡蛋回到家已经八九点了,等到九点半的时候,姐俩还没回来,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。

学校的宿舍她们已经退了,所以肯定会回家睡觉,这么晚不回来不正常,老师很少晚上拖堂,她下意识将姐妹俩收到空间里,然后拿着车钥匙,准备骑车出去找找,没想到刚打开大门,就看到两位解放军护送安娜和安琪回来。

他们一位推着自行车载着安娜,一位背着安琪,两个人的样子都有些狼狈,一看到安怡,下意识就红了眼。

“姐……,”声音里的委屈和难受,让安怡心下一紧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“她们俩放学路上遇上流氓了,摔了车,好在都是皮外伤,没有伤到骨头,你们家有没有药?没有的话,直接去医院包扎一下?”

两位解放军都穿着军绿色的军装,虽然天黑,但依稀能辨认他们身高挺拔,样貌端正,显得正气凛然。

安怡赶紧把人往家里请,但人家也只是把人背进房门,一看这家连个男人都没有,赶紧抽身告辞。

因为匆忙而走,甚至连个名儿都没留下。

安娜是因为车把砸到了腿,小腿儿肚一大片清淤,胳膊肘砸到石头上,破了皮还流了血,倒也不是很严重。

“我脱臼了,被解放军接上,已经没事儿了,就是胳膊和腿上有被石头擦伤,我们都没事儿,姐,你别担心。”

“这样,明天我就去跟学校说,你们晚上不上晚自习,跟我学吧,太危险,好端端的怎么会碰上流氓?”

“一共三位解放军呢,另外一位扭着俩流氓去派出所报案去了,他们俩送我们回家,姐,你晚上还照顾孩子呢,带着我们太累了,不能一天都讲课,那多辛苦啊,放心吧,我们当时也就太紧张了,被吓了一跳,真要对上,也不定会吃亏,你教的那些防身术,连用都没用上就被人救了呢!”

话虽如此,可安怡还是不怎么放心,这是没出事儿,这要是出了事儿呢,她们本身身份就敏感,说不定有更多难听的话落在她们身上,所以安怡宁愿自己累点,将她们俩放在了自己眼皮子底下,也没让她们留在学校。

家里的电灯都是日本弄来的,比国内的灯泡亮的多,县城已经通电,她们家电费能交得起,所以晚上在家自习没有一点困难。

她本身就在这所中学带书法课,老师们都认识她,她跟安娜的班主任一说,人家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都是成年人了,自学能力比孩子们强不知道多少,作为班级里年龄最大的两位学生,到这个年纪学习,都是格外珍惜的,所以上不上晚自习,真没那么重要。

如此一来,她们俩下午五六点放学之后,就能直接回家了。

虽说她俩至始至终都觉得没啥,可姐姐担心,她们就乖乖回家,毕竟她们这一家凑在一起,实在太不容易。

现在家里的早饭是姐俩做,因为她们早上五点就要去学校,五点半开始跑操,六点到七点早自习,七点到八点是打扫卫生和吃早饭时间,走读生都要回家,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张。

安怡要起,她俩让她哄孩子,因为天天都是安怡带,她只要一起身,身边熟悉的味道消失,俩孩子就会哭喊,从而醒过来,为了让孩子早睡一会儿,她们宁愿早点起来,安怡没办法,只能随她们。

她在初中的书法课,说是书法,其实也和语文有很大的关系,所以安排在上午上课,倒也不过分,而且因为她有时间了,学校还给她安排了两节课,上完两节课,中间的大课间再跑到高中上历史课,倒也还好,紧张是紧张了点儿,当下午的时间就都腾出来,她也有更多时间安排村小那边的教学任务了。

她的书法课如今已经不仅仅是书法课了,由字的转变到后续发展,几千年来的轨迹,包含了国学、历史,课讲的很有意思,覆盖面极广,一点也不枯燥和乏味,课堂作业也不是很多,但要求很高,写好的还有奖励,学校每个年级一个星期就只有一节大课(两节课合为一节,在阶梯教室上),是以人人都很珍惜。

因为安怡的课保守好评,惹来全校老师的好奇,所以,只要是安怡的课,后面都会做很多老师来听课,这种被当成实验课的感觉,让同学们更加认真对待了。

而但凡听过安怡课的,都会露出浓厚的钦佩之情,因为这位安老师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,可是她就真的犹如一座宝藏,知识储备量太强大了,似乎就没有她不会的,难怪同学们说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从字的文化就能讲那么多历史故事,着实不简单。

难怪学校不惜给她安排阶梯教室上大课,别说,这种课的确有上的必要,很有教育意义。

书法课都上的这么有意思,那历史课呢?

县一中的老师开始好奇她在县一高的历史课了,申请了多次,县一高那边才允许老师们分批去听。

这一听不得了,因为安怡的历史课居然比很多男老师讲的都好,那上课就跟听评书似的,引据各种经典故事进行举例说明,还将这些历史人物和一些杂谈、小说里的情节区分开,单独拎出来讲解这个历史人物,说他们过度曲解,真实的人物是怎样的,那要问她是怎么知道的时候,她会将一些史书记载的文献拎出来,将文言文白化后,一点一点的讲解,通俗易懂,甚至还编了很多应付考试的顺口溜,让孩子们更容易的就记住这些史书资料。

难怪人家就上了半个学期的课,就能让她教过的学生一次性全部通过考试,而且还有几个人甚至取得满分的好成绩,历史好成绩那是好得的吗?那跟政治题一样,很多都得十分通透的理解,才能解题到位。

由此证实之后,大家这才明白,为什么一中和一高的校长,都这么重视她。

若非她自己无法放弃村小那边的课,只怕绝不仅仅是代课老师,转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?

安怡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,也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,有了打脸的感觉,更深层次的理解到,为什么安娜和安琪的成绩为什么进步那么大,因为有私教啊,还是这么高水平的私教,就是下学期直接上初四,她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。

然而不知道的是,安怡给她们定下的目标是,9月份让她们俩进入初四进行学习,9月之前,要求她们将初三的课全部写完,这样一来,11月份,就能直接参加中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