巅峰 第2326章 非常之道

作者:岑寨散人书名:巅峰更新时间:2021/09/15 13:33字数:3133

  

进了内厅,迎面一眼看到手挽着手笑语盈盈的卓语桐和柳瑄瑄!

瞬间白钰险些僵住。

好吧,牛皮糖你赢了!你成功地在添堵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!

理由当然冠冕堂皇,卓语桐引入柳瑄瑄修建商砀与省城的城际快速通道;柳瑄瑄参与开发建设绿河谷项目。

卓语桐原来还是天使微笑在商砀、商林两地的协调人,与县领导们都很熟悉。

乍一看,卓语桐还是容光焕发、风姿绰约,旁边的柳瑄瑄则干练含蓄、雍容大方。

走到近处却看出卓语桐精致妆容下掩饰不住的憔悴与落寞,而原本明亮透彻的眼眸也似蒙上一层淡淡的忧伤。

婚姻之与男人不过漂亮的外套,却是女人难舍的生命。

刹那间白钰竟生出怜惜之情,可瞥见身边欲说还休表情丰富的柳瑄瑄,又料知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以柳瑄瑄的风格,以及前期明知卓语桐高度怀疑自己甚至酒后打电话警告,哪怕庄骥东、齐晓晓盛情邀请也不可能过来搅这潭浑水。

必定被卓语桐挤兑得推脱不掉,被迫过来应酬。这样看来卓语桐的憔悴、落寞、忧伤实质半真半假,有真实成份,也有做秀的一面,加上柳瑄瑄在旁边,可谓软硬兼施。

好有心计的女子!

可惜用得不是地方,挽救婚姻靠心计、智谋都不行,在这一点上,她表现得越是聪明,越会引起白钰和于煜兄弟俩的反感。

内厅老领导老朋友太多,白钰在她俩面前仅一笑而过,转而与包育英等人亲切握手,低声交谈。

从感情上讲,白钰非常希望跟张培、俞嘉嘉、汤安民等谈得来的坐到一起畅谈,不过身在体制必须尊重体制规矩,根据安排,白钰只能乖乖来到厅级领导包厢与张浩东、左千胜等一干町水市领导同席。

幸好没有老冤家程庚明,那老东西作为诗委书计被高看一线,得以与缪文军等省领导坐一个包厢。

卓语桐和柳瑄瑄则与省红会、天使微笑领导们坐一块儿。

如下午在车上开玩笑的,贾复恩果然最后一个到场,但分寸感把握得很好只迟到十分钟。

“来晚了不好意思……”

一进门贾复恩便拱着手打招呼,包厢里主陪的便是庄彬,此外还有缪文军、两位副省级领导、省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和纪检组长、程庚明、付寿静等。

今晚的程庚明情绪比较复杂。

程庚明的儿子——大儿子程峰自从到英国留学后,可谓黄鹤一去不返还,无论怎么劝说、发火都不肯回国,本科毕业后读研,研究生毕业后号称读博,从此就没了下文。要说有出息找着工作也罢了,每月生活费半分钱都不少,偶尔给迟了还生气;要说没出息吧早该回来,凭黄海老班底的交情替大侄子弄个安稳工作肯定没问题,然而除了拒绝就是拒绝。

偶尔也兴起过念头中断生活费,又怕儿子独自在异国它乡长出岔子,算了身份健康第一重要,别的算什么东西?

小儿子程峦委托香港的小舅子凤小诏照料,生活方面还是周全就是用度吃不消,刚开始每月三万左右说不够,现在已提高到七万。程庚明很怀疑里面大半费用花在凤小诏自己看病吃药上,也是满肚子苦水倒不出来。

平时家长里短的事儿拎不上台面,但今晚看着庄骥东翩翩风度很有几分庄彬人的模样,再远远瞟到白钰神定气闲与厅、处级领导们谈笑风生,想起大儿子不成器,小儿子不知猴年马月成器,陡地气苦起来:

老子比不过别人,儿子又比不过别人的儿子,真没意思!

酒过三巡。

趁着贾复恩到隔壁敬酒,庄彬坐到程庚明身边悄声道:

“庚明啊,有件事儿平时不方便说,正好今天机会难得,我不能不提醒兄弟……”

“您说,您说!”程庚明假装与庄彬碰杯,声音也压得很低。

“今年春节去京都给老哥儿们拜年了吗?”

“没有……”程庚明沉下脸说,“春节前大西北出了那档子事,京都那边格外注重安全,提前联系时让我别去……”

估计程庚明自己也有数“大西北”不过是借口,实质老黄海那班人渐渐疏远他了。

庄彬道:“春节期间黄海那边有人到京都看病,顺便拜访了中林……”

“哦,中林可是老黄海当中最深居简出的,谁啊有这么大面子?”程庚明震惊地问。

庄彬摆摆手:“不提名字……他以局外人的口吻打听了一些情况,中林也如实相告,提到你的时候,中林说了六个字‘激流勇退最好’!”

“激流勇退?”

程庚明眼珠子快瞪出来了,急切地抓住庄彬的手道,“他们知道我还有好几年,而且当初有过承诺……”

庄彬慢慢抽回手,道:“我不知道他们承诺了什么,但我也有六个字相劝——此一时,彼一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