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 番外一:劫后

作者:卖报小郎君书名:大奉打更人更新时间:2021/08/08 18:10字数:4086

  

巫神,人族至强者之一。

生于远古神魔时代,活跃与人、妖争霸时期的巫神,自殒,灰飞烟灭。

看着巫神的身躯、元神瓦解,回归虚无,许七安轻轻吐出一口气,最后一名超品殒落,大劫至此才算真正平定。

“太棒了,干掉巫神,平定大劫,再没有人能阻拦我们勾栏听曲。”

太平刀朝着主人传达出欣喜的意念。

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武器,这样的器灵许七安随手丢掉太平刀,转而看向不远处的靖山城。

巍峨的雄城孤独的伫立在平原上,城内并非空空如也,有着无数活人的气息。

他一步跨出,转瞬间来到位于古城中央的那座大殿。

十几根粗壮的立柱支撑起恢弘的穹顶,宫殿高阔,规格是按照十几米高的巨人来建造的。

知道巫神是生于远古时期的人族后,再看这座庞大到夸张的宫殿,也就不奇怪了。。

想来当年远古时期,神魔们居住的宫殿也是这等规模。

猩红地毯的尽头是高高的御座,穿着巫师长袍的萨伦阿古站在御座边,御座之下,是数千名同样穿长袍的巫师。

他们低头盘坐,做祈祷状。

“巫神自殒了。”

许七安说话时,还在大殿入口,这句话说完,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属于巫神的御座上。

闻言,下方的数千名巫师没有哗然,没有喧闹,而是一片死寂,仿佛认命了。

身为巫师,他们自然能感应到巫神的死亡,知道巫神是被这位新晋巫神逼死的。

心存怨念和仇恨的巫师并不少,甚至是此刻大部分巫师的共同感受。

只不过面对旷古烁今的武神,没有哪位巫师会产生报复心理。

蝼蚁如何报复神明?

浓密的白胡遮住半张脸的萨伦阿古,从宽松的长袍底下掏出两件物品,躬身奉上,声音嘶哑的说道:

“巫神自殒前留下的,说凭此物,可让许银锣留我等一命。”

两件物品,是刻刀和儒冠。

伴随着赵守的殉国,两件法宝落入巫神手中,巫神并没有摧毁它们,而是保留了下来。

不过,两件法宝消耗巨大,没有半点浩然正气留存。

基本已经废了七七八八,没个几百年的浩然正气温养,不可能再复苏了。

许七安挥了挥手,把刻刀和儒冠收入地书碎片,他环顾殿内黑压压的巫师,声音威严平静:

“我准许巫师体系传承下去,自今日起,巫神教改名巫教,受大奉管辖,过去种种,既往不咎。”

转而看向萨伦阿古,以及台阶上的雨师纳兰天禄、灵慧师乌达宝塔和伊尔布,道:

“尔等超凡,随我回京,于司天监地牢思过五百年,五百年后,还尔等自由。”

萨伦阿古等四位超凡强者,齐齐躬身,接受武神的惩罚。

许七安当即消失在殿内。

【三:巫神自殒,大劫已定。】

离开巫神殿后,他盘坐在太平刀上,一边朝着京城而去,一边传书。

将来史书上会写我的名字吗,太平刀孤军奋战,力斩远古神魔和佛陀屁股底下的太平刀传达意念。

“会的,以后你就是天下第一神兵了。”许七安拍了拍它的刀柄。

赶紧回京城吧,回京城勾栏听曲太平刀用意念说道。

“你是天下第一神兵,要有神兵的自觉,这种掉位格的事少干。”许七安严肃道。

那我要一把母刀,我要和她双修太平刀接着表达出想睡“女人”的意思。

?许七安愣了一下,谨慎措词:

“你是什么时候误入歧途的,是谁带坏了你?”

许七安绝对不会承认武器随主人这种事。

玉阳关,怀庆站在荒凉孤寂的城头,怔怔的看着玉石小镜的镜面凸显出的传书,半晌,她睫毛轻轻颤抖,靠着女墙,一点点的滑倒。

性格坚毅如她,此刻也有种历经万劫后,雨过天晴,大地回春的虚脱感。

这种虚脱感来源于精神。

剑州,在武林盟和当地官府的组织下,乡绅百姓开始东奔,剑州城的官道上,背着行囊的百姓拖家带口,组成慢慢人潮,如同外出猎食的蚁群。

达官显贵和商贾人家,乘坐马车或马匹,走在队伍前头,如果不是军队限制着他们的速度,早就如脱缰的野狗,能逃多远是多远。

官道两侧,剑州武林盟的骑兵、江湖人士,以及剑州官府的官兵,还有襄荆豫三州的守军,分列在官道两侧,维护着逃难队伍的秩序。

已经迈入三品武夫之境的曹青阳,高立于云端,俯瞰大半个剑州,观望大局。

“老祖宗在西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”

官道边,高居马背的傅菁门忍不住侧头,对身边的策马并肩的杨崔雪说道。

杨崔雪沉吟一下:

“老祖宗是二品武夫,等闲死不掉。”

话虽如此,但他脸色却无比凝重。

二品武夫,即使面对一品强者,也有吹胡子瞪眼的底气。

排除同体系的高品武夫,以及相近领域的武僧,各大体系的一品,都无法轻易的杀死二品武夫。

但这是正常情况下,如今的局面是三品多如狗,一品满地走,半步武神打头阵,超品亲自撸袖子下场。

新晋的二品大儒赵守都死了,老祖宗又是必须冲锋陷阵的武夫,能不能活下来,看天意了。

这时,边上的乔翁目光眺望漫漫人潮,叹息道:

“大劫不平,他们又能逃到哪里?

“老夫呕心沥血的经营剑州商会,挣那么多银子有何用?”

周遭的几位门主、帮主,沉默了下来。

寇阳州离开前,把大劫的真相告知了他们。

如果换成是旁人说:九州马上要变天了,超品取代天道,天下生灵灰飞烟灭。

那武林盟的帮主门主们一定笑哈哈的打赏几个银子,夸他书说的不错,下次还来。

但这话是老祖宗说的,意义就不同了。

结合前阵子两位半步武神在雷州边境击退佛陀的事迹,容不得他们不信。

这段时间以来,虽然身为四品武夫的他们,表面没有恐慌绝望,甚至表现出超强的执行力和沉稳态度。

但内心深处,对未来的绝望担忧,对大劫的无力惶恐,其实一点都不少。

“黄白俗物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有啥好可惜的。”傅菁门骂咧咧道:

“老子的婆娘还怀崽了呢。”

他脸色狰狞的啐了一口,突然颓废的低声道:

“罢了,这狗娘养的天下,不来也罢。”

这时,萧月奴收回目光,环顾众人,“楚兄说过,许银锣若是能从海外归来,则一切可定!”

闻言,傅菁门等人看向踩着飞剑,立于低空的楚元缜。

一切可定楚元缜只能苦笑,许宁宴能从两名超品的围杀中存活下来,就是最大的幸运。

想救监正,谈何容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