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绝境(一)

作者:卖报小郎君书名:大奉打更人更新时间:2021/08/05 15:47字数:3616

  

赵守带着儒圣英魂,以不可阻挡、无法躲避之势,撞入厚重的黑云中。

他和儒圣英魂瞬间被黑云吞噬,几乎取代半片天空的黑云快速收缩,朝着中心聚拢,似乎要包裹、炼化儒圣英魂。

但在下一刻,漆黑厚重的黑云里,一道清光绽破而出,继而成千上万道光束冲破黑云,清气和黑云杂糅纠缠,如同发生化学反应,高空产生连续不断的爆炸。

爆炸声层层叠叠,震的地面逃窜的百姓匍匐在地,抱着脑袋瑟瑟发抖,完全失去理智,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恐惧。

在面对天灾时,人类的恐惧会吞噬理智,失去思考。

但匍匐发抖并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,大部分人死于爆炸的冲击波,每一道“雷声”都会掀起恐怖的风暴,把地表的人和物卷上天空。

这里也包括行尸大军。

连环的爆炸声里,黑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稀薄。

“吼!”

黑云里凸显出一张巨大的模糊面孔,愤怒的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。

地面的行尸大军迅速枯萎,一股股血光汇入云层,原本变稀薄的黑云,再次变的厚重,色泽泼墨。。

“此地不得施展血灵术!”

云层中,浑厚低沉的声音传出。

下一刻,那一股股血气溃散,行尸大军木然而立。

“死者当入土为安。”

低沉浑厚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,荒芜的地面裂开一条条地缝,黑压压的行尸大军东倒西歪,一头栽入地缝,接着地缝合拢,前一刻还是千军万马,下一刻空空荡荡,只剩满目疮痍的大地。

被地缝吞噬的尸潮在此刻,彻底于巫神断开联系。

见状,巫神当即召唤出九道模糊的虚影,九位一品武夫,每一位都是武道巅峰的人物,拥有搬山填海的巨力,曾经是人间的无敌者。

虽然他们的真实战力不可能与生前一样,只保留着体魄、力量和气机。

但儒圣也不是生前的儒圣,而且有巫神挡在前面,九大一品辅助,面对其他超品时,使用得当,这是能改变战局的九大战力。

然而祂对上的是儒圣。

在九位一品武夫凝聚而成的瞬间,另一边的天空,同样有九个身影浮现。

一位盘坐与九瓣莲台,脑后凝缩着一轮微型太阳,是几千年前的佛门菩萨。

一位穿龙袍戴冠冕,背着一杆方天画戟,手里持着雕刻繁复花纹的青铜剑,这是昔年大周朝的某位皇帝。

一位赤着上身,魁梧强壮,下半身是粗壮蛇尾,双手没有武器,一双眼睛猩红如雪。

一位则完全是兽类,形似狮子,长着六颗脑袋,鬃毛是一条条细小的蛇。

剩下的六位里,三位是身穿儒袍,头戴儒冠的读书人,其中一位还是云鹿书院开创者,是一品亚圣。

还有三位穿着道袍,一位剑气如虹,一位功德之力加身,一位身影虚幻,仿佛处于另一个世界。

儒圣也招来了与他有因果的关系的昔日强者,而且体系更庞杂,手段更全面。

至于召唤的手段,当然是白嫖了巫神的。

儒家六品的儒生,可以快速学习别人的法术、技能,并记录下来,读书人嘛,学习能力是基操。

而到了儒圣的层次,只需要看一眼,便能百分百复刻敌人法术。

十八位昔日的强者英魂战成一团,依靠着多体系的配合,佛门打辅助,儒家打控制,地宗削福缘,妖蛮、武夫身先士卒扛伤害,人宗天宗打输出。

巫神召唤出的九大武夫英魂,迅速被绞杀干净。

“此地施展咒杀术!”

“此地不得入梦!”

“此地不得召唤天地之力!”

“”

每吟诵一次,巫神的法术就被剥夺一部分,而儒圣的身影则随之虚化。在

等儒圣停止吟诵,巫神失去了所有超凡能力,祂空有超品位格,但没有了相应的力量和法术。

紧接着,儒圣握住刻刀,已经濒临虚幻的身影,一步迈出,刺出了古朴无华的刻刀,当即风雷激啸,天地变色。

刺目的清光膨胀开来,宛如一颗小型太阳。

黑云层层湮灭,动荡不休,巨大模糊的面孔再次凝聚而出,发出愤怒的嘶吼:

“儒圣!”

下一刻,它也和黑云一起湮灭。

阳光普照,天空蔚蓝,无风,有云,安详平和。

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。

侥幸存活的百姓、军官,茫然四顾,确认自己安全后,旋即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。

楚元缜木然而立,泪水模糊了眼眶。

怀庆看他一眼,这位人间帝王冷若冰霜,深藏悲恸,深吸一口气,道:

“巫神没有死,只是被儒圣打散了元神,日内,必定卷土重来。楚兄,你速去一趟犬戎山,让武林盟配合剑州官府,聚拢百姓,抛弃淄重财物,尽快撤往京城。”

楚元缜颔首,略作犹豫,道:

“陛下,你呢?”

怀庆苦涩笑道:

“我体内已无一丝半点的气运,大奉要亡国了。”

大奉气运已散,就像炎康靖三国,没了气运就亡国,成为大奉一部分。

如今大奉国运尽失,被超品吞噬似乎是迟早的事。

一念及此,楚元缜心情更加沉重和悲痛,不知道大奉的未来在哪里,九州生灵的未来在哪里。

“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。”

他顾不得悲伤,朝怀庆作揖,跃上剑脊,呼啸而去。

雷州。

杨恭身躯陡然一震,眸中清气凸显,变得极为浓郁,并仿佛河水一样缓缓流淌了起来。

他感觉到了儒圣的降临,继而明白了赵守的选择。

难以遏制的悲伤、迷茫和彷徨涌上心头,泪水无声滑过脸颊,这位新晋的三品读书人低声道:

“院长殒落了!